配件相关

贾政:风光背后,一个父亲的无奈
发布日期:2022-08-24 00:24    点击次数:58

《红楼梦》里,属贾政最为风光得意。女儿贵为皇妃,儿子被全家宠,更有祖母宠爱撑腰。妻子王夫人出身世族大家,掌管贾府事务。爱妾赵姨娘平素虽无端生事惹人嫌,然生了一儿一女,女儿探春虽是庶出,才干容貌均数上乘。贾政有人中龙凤般的几个儿女,自己官运亨通,且贾老太君三个儿子里,无疑最为看重他。

看似坐拥富贵和顺的贾政,其实,每天都过得小心翼翼。两个哥哥,一个好道掷家不顾,一个自私昏聩荒淫,唯有他是母亲可以依靠的主心骨。仕途多风险,大厦起大厦覆也不过在一瞬间。真可谓高处不胜寒。

贾政,更是一个无奈的父亲。

长子贾珠是贾政一生挥之不去的痛。比起厌恶功名,行为乖张的宝玉,贾珠是循规蹈矩,符合父亲期望的那一个。若不是早早夭亡,光耀门楣,撑起贾府偌大家业的许是贾珠。

贾珠留下骨血贾兰,年轻守寡的妻子李纨。李纨心如古井水,一心教养幼子,不闻窗外事。不肯多说一句话,亦不肯主动承担家族事务。她同贾府,是疏离的,好似贾兰,都随了母亲,同祖父母也是疏离的。

图片

自古伤心莫过于,白发人送黑发人。如果人生可以重来,贾政最盼望看到的,许是贾珠李纨相伴白头,孙儿贾兰绕欢膝下。

长女元春,不单是贾政王夫人,亦是荣宁二府所倚重的靠山。元春使贾家由豪族变为皇亲国戚,皇族的荣耀如令人艳羡的冠冕,让贾府笼罩着绚丽光环。又何尝不是一把寒光凛凛的剑,高悬于贾府上空呢?

官场多年,贾政深谙一荣俱荣一损俱损,海拉尔区驰程汽车租赁行更知宫门深似海,一入便是笼中鸟,难得自由身。然他又不得不送年幼的女儿进宫。同皇家联姻,是大多豪族女儿的归宿。元春也不例外。

元春省亲饮泣:骨肉分离,终无意趣!女儿的话语,半是酸楚,半是抱怨。贾政听了亦是含泪。然只能说道:贵妃切勿以政夫妇残年为念。更祈自加珍爱,惟勤慎肃恭以侍上,庶不负上眷顾隆恩也。

图片

亲情此时臣服于皇权,一家人见了元春,着国服,口称臣,拉家常诉离别的初衷,已湮没在皇室省亲的浩大阵仗里。最给家族争气的女儿,富贵至极,却如傀儡一样,言语行动全由不得自己,要这泼天的富贵有何用!女儿盛宠之下已是如此不开心,一旦失宠,恐惹灾祸,配件相关贾政焉能不伤心。

贾政两个优秀的女儿,长女入宫做贵妃,庶女探春,是大观园人人都敬服的三小姐,红玫瑰般明艳大气。虽是一出生就由贾母王夫人调教,住在贾母王夫人处。然纵使探春才干格局样貌谈吐样样出众,亦因庶出的身份,明珠蒙尘。

只因探春是庶出的女儿,和亲远嫁的只能是她。如果她是嫡出的女儿,许是可以躲过这场无妄之灾。只看到离别时,贾母、王夫人,探春生母赵姨娘的悲泣,有谁知道,贾政心里更是悲苦。两个女儿,一个入宫为妃,咫尺已是天涯。一个远嫁蕃外,天涯不知归处。谁能护她们周全?谁能听得见一个父亲无声的叹息?

庶子贾环,样样不及宝玉。贾政心里许是很想疼这个幺儿,因了贾母王夫人不喜这个庶出的孩子,亦因赵姨娘种种作天作地,上不了台面的拙劣刁蛮,更因贾环才智平庸,相貌品行远不及宝玉探春,难堪大任,贾政对庶子贾环的爱和重视,逊于宝玉。于贾环,贾政是慈父,不希冀他长大承担家族事务,活得轻松,这也许另一种疼爱幺儿的方式。

图片

恨铁不成钢。贾政对嫡出的儿子宝玉,爱之愈切,恨之愈切。他知道,贾府的担子是要落在宝玉肩上。

他眼里的宝玉,却是如此离经叛道,不求功名,不思上进,只知道在姐妹堆里厮混。甚至做出赠戏子蒋玉菡汗巾,使丫鬟金钏跳井的丑事,让贾府蒙羞。贾政除了痛打一顿宝玉,再也想不出其他解气的法子。

打失手了,打得重了,宝玉几乎动弹不得。王夫人阻挡,哭哭啼啼说出贾珠的名字,贾母闻讯而来,斥骂贾政。面对母亲妻子,和不争气的儿子,贾政除了懊悔打宝玉打得太狠,许是剩下的,就是欲哭无泪。

谁能理解一个终日不苟言笑不近人情的父亲,那如山的父爱?风光背后,谁能读懂,一个父亲的无奈?贾政,即便不是一个优秀的父亲,也一定,是个合格的父亲。

作者:童话。北方女子。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。

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,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、诱导购买等信息,谨防诈骗。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,请点击一键举报。